a a a a a a a a a a a 兴隆县问答_新闻天下——读取天下新闻

兴隆县问答

曹县腾讯

事发当天下午,祝先生通过自己车内的反光镜,拍到了一辆前来执法的“城管车”。祝先生提供

原标题:男子自称有“城管”撑腰收保护费

近日,祝先生向本报反映,他在通州区太玉园北路附近摆“野摊”时,一名50多岁男子前来向其收“保护费”,在遭到拒绝后,该男子竟找人叫来“城管”。最终,在一名“城管”队员的“协调”下,祝先生先向“收保护费”的男子道歉,后又交了150元才得以脱身。昨天,通州区城管回应称,张家湾城管队对所有队员和协管进行了调查,都否认当时到过场。

男子路边摆野摊被要求交保护费

祝先生说,前天下午1点多,他在太玉园北路附近摆摊卖货,货物放在他的汽车后备箱,而他则坐在驾驶室等生意。正当他低头玩手机时,突然来了一位老人,“他说让我交钱,我就问他是哪个部门的,有没有票,他说没有。”

祝先生提供的视频显示,画面中一位50多岁的男子站在车窗前,老人称:“我们就是收钱的,你甭管哪个部门,不给钱你就走,不走的话,一会儿叫人把你车砸了。”说完,老人转身走向马路对面。

据祝先生回忆,老人走了不一会儿,就叫来一名年轻男子,两人一起站在他的车旁。此时,祝先生提出“不让摆我就走,”老人则说:“现在你想走都晚了,早干吗去了!”祝先生说,随后老人示意该男子叫城管,并说“让城管来给他抄了。”

祝先生提供的视频中,一名胳膊上有纹身的年轻男子拿出手机,向对方报出自己所处的位置后,跟对方说:“你叫两人过来给他抄了。”

“城管”出面协调当事人花钱脱身

祝先生说,不一会儿,一辆城管执法车停在他车后,随后从车上下来两名男子,一人穿着城管制服,“袖章的位置有城管两个字,”另一人身着便服,但他未在穿制服男子身上看到胸牌。祝先生提供的视频中显示,从他的车辆左侧后视镜中可以看到,后方确实停靠着一辆有“城管”字样的车。

祝先生说,身穿城管制服的男子来到他跟前,先是问他:“以后还在不在这儿摆了?”接着,便对祝先生说:“你跟人大爷道个歉。”随后,老人向祝先生提出要300元,祝先生询问能否少点时,老人说:“你要是跟他走,起码500元起步,狠狠罚你。你愿意交,你就上那儿交去。”

随后老人作出让步,称:“要么你给150元,你就走,要么你就跟他走,你愿意哪样。”最终,祝先生交了150元,才得以脱身。祝先生称,事发时他只能偷偷用手机录下了这些视频,并未拍到视频中城管队员的面部。

摊贩向老人交钱称其儿子有势力

昨天下午,记者来到事发的太玉园北路,在太玉园小区东区门外,路边两侧有多名商贩,但并未看到视频中出现的老人。多名摊贩告诉记者:“在这摆摊,都要跟这位老人交费,一般一天15-20元,也可以按月交,一个月350元。”

问及为何要交钱时,摊贩均表示:“只要给老人交了钱,城管就不会来查你了。”但对于这位老人的真实身份,摊贩均表示不知情。“这里就像一个市场一样,你想在这儿摆摊,就要给他交钱,交钱但不开票。”

调查过程中,一摊贩称,当天下午他目睹了祝先生事发经过。该摊贩称,祝先生的车当时停在两条马路的交叉口,随后的确有“城管队员”赶到现场。这名商贩称:“他就是不听话,让给钱他不给,也不走,后来城管来了。”另有几名商贩透露:“给他钱就行了,整个这小区(太玉园)都归他儿子管,听说他儿子很有势力。”但大家都无法说清这名老人的具体身份。

太玉园东区物业工作人员表示,对小区外摊贩一事并不知情,称:“我们不知道这事儿,也不归我们管。”

>>回复

属地城管否认队员参与其中

昨天下午,记者致电通州区张家湾城管执法大队。对方表示目前尚不知情,并称会调查此事,核实是否是其队员所为。该工作人员表示:“城管队员处理类似事件时,应当是回队里处理,并且会将摊贩的物品等查没,并开具相应的罚款票据。”

针对此事,通州城管昨天回应称,张家湾城管队昨天对所有队员和协管员进行了调查,都否认当时到过现场。

京华时报记者卫张宁袁国礼

曹县腾讯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